流落缅甸60余载 中国远征军老兵踏上回乡探亲路

 作者:白藜噻     |      日期:2019-05-08 05:18:02
流落缅甸60余载 远征军老兵踏上回乡探亲路   2009年5月30日,注定将在中国远征军的历史上留下难忘的一页因为这一天,在缅甸生活长达近70年的9名中国远征军老战士,踏上曾走过的畹町桥,第一次组团回国探亲本报记者从缅甸连夜赶往瑞丽,见证川籍远征军回国探亲路昨晚8时,川籍老兵刘召回迫不及待地拨通现生活在四川广安岳池县亲人的电话,未开口,早已老泪纵横   深度关注:追寻抗战老兵的回乡路   这几天,本报记者在缅甸密**、曼德勒采访得知,组团回国探亲的中国远征军有9人,其中有四川的刘召回和杨子臣;因身体不便,或者其他原因无法回国探亲的老兵有8个,其中有四川的朱凯;还有一位叫黄成山的川籍远征军,他是绵阳梓潼县黄家寨人,目前已经病故,他的后人希望能与国内的亲属取得联系在热心人的组织下,生活在缅甸几个城市的9名远征军老兵将统一抵达云南瑞丽畹町口岸,集体回国探亲因为这里曾是这些老兵们走出中国的那道门   畹町是中国西南边境线上的一座抗战名镇1938年,滇缅公路通车之后,成为抗战期间中国与国际联系的陆路唯一交通要道,回国抗战的3200名南洋华侨机工在畹町洒下了他们的热血和汗水,还有10万中国远征军从畹町出境赴缅作战   13时08分,瑞丽城上空飘起小雨,带来一丝凉意在瑞丽市政府组织下,由市政协主席和市委宣传部部长带队的接亲团从城区出发瑞丽市城区距离畹町桥有24公里,行程半小时   14时左右,畹町桥桥头周围变得热闹起来一桥之隔,对面就是缅甸几十名记者、志愿者以及瑞丽市政府的领导们在等待,等待远征军战士的归来   “出来了!”“出来了!”时间定格在16时15分9名中国远征军老战士站成一排,在亲人的搀扶下,朝中国入境口岸缓缓走来……看着这群风烛残年的老人,近70年后蹒跚着出现在国门的那边,人群中响起掌声,欢迎老兵们回家   天色渐黑老兵们回到瑞丽城区刚用完餐,川籍老兵刘召回就一直在说,“我要给广安家人打个电话”电话拨通后,刘召回颤抖着双手抱住话筒:“我是刘召回啊”那头接电话的是他姐姐的儿子这是离家近70年之后,刘召回第一次听到亲人的声音“实际上,家里人都以为我早就死了”灯光下,我们看见了老人湿润的眼睛   新闻背景   中国远征军入缅抗战纪实   最近正在各地荧屏热播的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钩沉起一段尘封60多年的悲壮史实——1942年,为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中国远征军南进缅甸打击日寇在热带丛林中,40万中国军队以近20万人的伤亡,书写了抗战史上、乃至二战史上极为惨烈的一笔,他们用鲜血和生命为中华民族赢得了威望和荣誉,有力地支持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 33.jpg (67 KB, 下载次数: 7)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09-5-31 14:49 上传 1.jpg (53 KB, 下载次数: 6)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09-5-31 14:49 上传 2.jpg (47 KB, 下载次数: 7)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09-5-31 14:49 上传 “回乡的路,我走了67年”   流落缅甸67年的中国远征军老兵经乘国昨日回到祖国   昨日下午4时16分,中缅边界畹町桥92岁高龄的中国远征军老兵经乘国,在女儿的搀扶下,步履蹒跚,一步步踏入国门他两眼噙满泪水,声音哽咽:“回国了,终于回国了这条回国的路,我整整走了67年”   一身新装回国   5月28日,得知要回国,经乘国起得比往常要早,刻满沧桑的脸上挂满笑容一大早,他洗漱完毕后,特意挑了一件格子短袖衬衣,又戴上一顶白色鸭嘴兽帽子,“因为看起来比较精神》”老人对记者笑着说“这是爸爸有史以来最高兴的一天”陪同经乘国一同回国的女儿告诉记者,“爸爸从没这么激动过”   出于对老人健康的考虑,5月28日下午到达曼德勒市,经乘国和其他老兵一起被安排在宾馆休息“在宾馆里,爸爸不停地打听何时走,他恨不得长上翅膀,马上飞回江苏老家”经乘国的女儿说   经过一天多的休整,昨天下午,经乘国等8名老兵终于坐上了从缅甸腊戌开往中缅边境畹町口岸的专车下午4时16分,8名老兵在家人的搀扶下,整齐地、一步一步地走向国门这8名老兵中最大的94岁,最小的82岁而在8名老兵中,经乘国显得格外精神,他抬头挺胸,走在队伍的最前列   当跨过国门的一刹那,泪水顺着经乘国红红的眼眶哗哗流出,很快打湿了他胸前的衬衣一旁的女儿赶快拿出手巾为父亲擦拭   清楚记得家乡茅山   从国门走向大巴的路上,经乘国得知有江苏的媒体后,一把拉住记者的手,紧紧地握住:“太感谢了,这么远让你们跑来接我回家”   乡音无改鬓毛衰一口句容话的经乘国告诉记者,他至今还清楚地记得,老家句容的茅山风景,他曾多次从县城前往那里去玩,步行需要整整一天的时间他还能记得南京汤山,记得那里驻有许多部队   经乘国还能一一说出家里兄弟姐妹的名字和年龄,“大哥乘玉、二哥乘贵、大姐乘梅……我现在都92岁了,不知道他们还在不在”当得知兄弟姐妹都先他而去时,老人不禁潸然泪下,“都怪我啊,如果早几年回去,就能见上一面了”   记者告诉他,虽然兄弟姐妹不在了,但他96岁的大嫂赵伦英还在,他急忙问记者:“她身体怎么样她可是我表姐啊,她与我大哥是近亲结婚”   当记者告诉他,他的大嫂已经病重卧床不起时,他一把抓住记者的手,“快,你带我回去,我们明天就走我要见她最后一眼”   经乘国告诉记者,他21岁时从老家逃荒出来,就再也没有回去过流落在缅甸后,他日日夜夜都想回家,回到中国,回到江苏句容华阳镇那个小村里   66年没拿缅甸身份证   “我这辈子大多在缅甸度过,就是很想家,”经乘国说,在缅甸的日子,怎么也不敢奢望在阔别祖国67年后能够回到家乡这一晃,就是半个多世纪,其间,他在缅甸结婚生子,有了一个新家,2子4女均已成家,孙子孙女也有了   “今天,我终于回到了朝思暮想的祖国!”经乘国感叹回国了,老人对祖国的点点滴滴都有着浓厚兴趣在畹町开发区短暂停留时,他在车上坐不住,总是下车四处走走,虽然步履蹒跚,精神却出奇的好   老人无时无刻不在想念家乡,早年,政策原因使他无法归国,后来能回国了,又因经济拮据,回国之路仍举步维艰经乘国的女儿告诉记者,父亲一直不愿意加入缅甸籍,66年没办缅甸身份证“由于没有身份证,很多事办不了,我们几个子女多次催他,他就是不同意直到去年,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他才办了一张缅甸身份证”   这一生很遗憾也无憾   昨晚6时50分,汽车从畹町口岸抵达瑞丽市宾馆门前挂着一条横幅,“欢迎中国远征军英雄下榻本酒店”,女服务员向经乘国等8名老兵送上了鲜花,并搀扶老人入住酒店,这个举动,让老兵们惊讶不已,经乘国不停地向前来祝福的瑞丽市民表示感谢   对瑞丽,经乘国并不陌生中国远征军进入缅甸前,经乘国经常和战友开车来,“我们从这里将缅甸运过来的物资再转运到昆明”   走在自己和战友们曾经洒过血汗的土地上,经乘国感言,这一生,很遗憾,大半辈子都在国外度过了“这一生也无憾,在有生之年,我获得一枚刻有中共中央最高领导人胡锦涛签名的纪念章”说到这里,他指了指胸前一枚闪闪发光的纪念章纪念章上刻有“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的题词纪念章的附文上写着,“本纪念章是由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同志题写章名,颁发给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同志”   纪念章直径为50毫米,正面铸有象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人民大团结的5颗五角星、象征人类和平的鸽子和橄榄枝,还有象征革命圣地的延安宝塔山,以及军民合力抗战的战斗场面 “这是胡主席发给我们的,大使馆派人送到我手里,胡主席能记得我们,我好高兴……”经乘国脸上挂满兴奋   讲述   “当年,我是杜聿明的兵”   虽然流逝的时光带走了老兵经乘国的很多回忆,但记者一提到中国远征军,一提到战火纷飞的抗日年代,老人混沌的眼睛顿时闪闪发光,“当年,我是杜聿明的兵啊”   逃荒到长沙后参军   1937年8月,日本侵略军开始轰炸南京,并逼近句容当时,经乘国在靠近南京的土桥镇上一个地主家做长工“每天都有人在跑反,街上兵荒马乱的地主也恐慌,整天像丢了魂似的一天,他给了我们长工几个钱后,便将我们打发走了”经乘国说,离开地主家,他突然觉得无处可去,便跟着逃跑人流往南走,“爬火车,坐轮船,一个多月后,我到了长沙”在长沙,经乘国先找了一个小旅馆住了下来,然后出去找工作“那时,到处都是逃难的人,长沙属于后方,来避难的人特别多,我没文化,根本找不到工作”   半个月下来,经乘国已身无分文,连讨口饭吃也越发艰难,街头常能看到饿死的人“有一天,我在街头漫无目的地流浪,突然看到一个门前站着长长的队伍,原来是在征兵,我便走到队伍后面,结果竟被一个军官看中了”   入伍后,经乘国才知道自己进的是杜聿明的部队,“当时,他还是一个师长”第二年,杜聿明的部队改编为第五军,杜聿明随之成为军长,经乘国成了其手下的第四炮兵团的运输兵   两次死里逃生   经乘国被安排到炮兵团,负责开车运输大炮“这是一个技术活,由于部队这一安排,我学会了驾驶”经乘国说,“参加远征军到缅甸后,往战场上运大炮,没有出过一次差错,倒是之前在广西和云南向内地运输军用物资时,两次与死神交手”   “当时,美国等国家给中国的物资,大多从越南运输到南宁再运往内地我第一次参加战斗,就是在越南到南宁的运输线上”起初,还比较安全,后来日本人发现后,不时派飞机从空中轰炸,“一天,我在运输途中,突然一个炸弹落下来,掉在马路边上的几十米处,巨大的冲击波将汽车掀翻好在汽车没有起火爆炸,我才逃过一劫”   第二次死里逃生是在瑞丽畹町“南宁被日本人占领后,很快切断越南到南宁的运输线此时,中国不得不打通缅甸到云南的通道,确保物资运进来而这条通道就是从缅甸腊戌到瑞丽畹町然后至昆明”   经乘国从南宁回部队不久,就被抽到这条大动脉上继续开车这条线上,由于有美国飞机保护,相对安全许多但也是这种自以为安全,差点让经乘国丢了命一次,他和战友在畹町到瑞丽的途中休息,突然空中出现几十架飞机,“听到飞机声音时,我们正在厨房吃饭,大家都以为是美国飞机,也没当回事,有人还跑出来看,也就是这一看,有人发现飞机上丢了炸弹,立即大喊我们飞快地冲出厨房,刚钻进对面房屋里的床底下,炸弹就在耳边响了房屋轰隆倒塌,而厨房则成为废墟此时,大家才知道是遇到了日本人的飞机”   在缅甸开车为生   在缅甸67年,经乘国活得并不轻松,“缅甸本身就是一个贫困的国家像我们这些流落在此的老兵要想留下来,而且能有饭吃有衣穿地活下去并不容易”经乘国说,在缅甸,许多像他这样的老兵只能算是社会的最底层,一些人靠卖柴火为生,根本不可能有钱回国而他在国内的亲人也无力负担这笔费用   经乘国开一手好车,这一特长让他在缅甸没有沦落到讨饭的地步,“靠为人家开车,挣钱糊口”   但在缅甸车并不好开,缅甸多山区,路况又差经乘国所跑的路线主要是印度和缅甸边境,“那些地方,山高路陡,经常发生事故,车毁人亡这活,印度人、缅甸人一般都不干,主要是我们中国人在干”   开车有点积蓄后,经乘国买了一辆卡车开始单独跑运输,“我打算挣点钱,然后娶个老婆”但事与愿违一次,经乘国生病,把车让一个朋友开,结果出了交通事故,“当时车上还搭了9个人,当场死了5个”经乘国再次一无所有,不得不从头再来   为了尽快有积蓄成家,经乘国一边帮人开车一边帮人修车几年艰苦下来,38岁时才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现代快报记者 刘向红 发自云南瑞丽 摄影 泱波 军之魂,当如此!老流氓向英雄们致敬! 还应该感谢《我的团长我的团》让人们勾起尘封的记忆 原帖由 日月文武 于 2009-5-31 14:54 发表 还应该感谢《我的团长我的团》让人们勾起尘封的记忆 到底是什么封的记忆不要把宣传部的功劳就这样轻轻换作“尘”嘛! 原帖由 日月文武 于 2009-5-31 14:54 发表 还应该感谢《我的团长我的团》让人们勾起尘封的记忆 向用鲜血和生命悍卫中华民族这片土地的父辈们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