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洛阳:洛龙政法委 拿法律当游戏,拿百姓当玩物

 作者:燕謦夺     |      日期:2019-05-03 12:13:03
附一、案情摘要 郭清亭,男,41岁,于2007年5月1日与韩卫宾发生冲突,于5月10日头疼严重CT发现硬膜下血肿、蛛网膜下腔出血,于5月12日在河南科技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手术,郭清亭以韩卫宾揪住其头发向身后的青石墙上撞击数下造成其出血为由,并以洛龙分局刑事技术鉴定结果重伤为根据报案,韩卫宾被洛龙区法院认定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2008洛龙刑初字-1第070号)韩卫宾认为自己只是用左手打他几耳光(韩卫宾右臂骨折,石膏包扎,与郭清亭有关),并以下面几条事实为依据,以冲突和重伤无因果关系为由,向洛阳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中级法院(2008洛刑一终字第83号)认为原审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并裁定:撤销洛龙区法院2008洛龙刑初字-1第070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发回重审 1.重伤的时间与冲突发生不一致:郭清亭的多份证言中均称冲突后没有出血,没有外伤,也没有进行外伤处理,没有就医,而其住院病案首页中的第一诊断为左侧额颞部皮层挫伤,并且没有描述感染情况,清创处理后的痕迹,均证明左侧额颞部皮层挫伤为冲突后新出现的伤情,而这一次受伤才是其硬膜下血肿、蛛网膜下腔出血的根本原因,且符合其病理、病机和病情转归 2.重伤的部位与冲突发生不一致:郭清亭的多份证言及报案中称:申请人揪住其头发向身后的青石墙上撞击数下造成其出血,那么出血、外伤的部位应该为头颅的枕部,而其住院病案首页中的诊断为左侧额颞部皮层挫伤和左侧额颞硬膜下血肿,与两人冲突发生的情况明显不一致,证明其左侧额颞部皮层挫伤和左侧额颞硬膜下血肿为后一次受伤 3. 重伤的程度与冲突发生不一致:郭清亭的多份证言中均称冲突后没有出血、没有昏迷,而其CT诊断为硬膜下血肿、蛛网膜下腔出血,其中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十天后还没有吸收,应该为大量出血,这与其冲突后的症状明显不符,证明与两人冲突没有关系 4. 抓头发撞头的证据不足:郭清亭的照片及旁证均证明发生冲突时,郭的头发为寸头,没有抓头发的机会,并有多人证明郭清亭当时为村头 5. 抓头发撞头的证言自相矛盾,并存在假证、孤证 案件被洛阳市中级法院发回后,韩卫宾主动申请鉴定郭清亭重伤与十天前冲突的因果关系: 为了弄清郭清亭重伤一案到底与十天前和申请人发生的冲突有无因果关系,我们先避开有无申请人抓头郭清亭发撞墙这一争论焦点,有无郭清亭第二次受伤这一事实,特申请从重伤程度和发病时间的角度,鉴定郭清亭硬膜下血肿(亚急性)、蛛网膜下腔出血、脑挫裂伤(手术记录)的重伤是否与十二天前发病时没有明显外伤,没有昏迷史、且能正常劳动具有必定的、唯一的因果关系 武汉同济的鉴定结果大意(由于检察院拒绝拿出复印件,只能根据检察院开庭时口述后的记忆) 被鉴定人外伤较轻,不能明确为脑出血的直接原因,硬膜下脑出血由两种原因可以造成:自发性脑疾病或外伤,需要做进一步检查,如磁敏感序列核磁共振,DSA,MRI等,反复向被鉴定人说明这些检查具有安全性、可靠性,多次打电话给鉴定人说明情况,如果拒绝做检查,自己要承担后果,但是,被鉴定人拒绝做进一步检查,因此我们不能认定脑出血和外伤的因果关系,给予退卷 在整个案件的过程洛龙区检察院起诉科二次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退回公安局补充侦查,法院洛龙法院也给予退回一次,然而在洛龙政法委书记的主持下:以郭清亭多次上访为由,强力要求公检法配合解决,在当地派出所未提供新证据情况下,韩卫宾被两次被拘捕,两次被取保,已经被折磨的精神恍惚,极度恐惧,思维断裂,家人提心吊胆,正常生活被打乱,两位老人一夜间白了头,二年来颓然老了几十岁,全家也几近崩溃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洛龙政法委再次以郭清亭多次上访为由,要求公检法安抚郭清亭,处理韩卫宾 法律游戏再次开始 洛龙检察院竟然拿武汉同济大学的退卷说明作为新证据,再次起诉,我们再愚蠢,也能看出这份鉴定退卷说明书是支持正方还是反方,并且引诱、威逼精神恍惚的韩卫宾:你如果拿出6万元,万事大吉,否则,一开庭,还要抓你,再送你进监狱,韩卫宾吓的面如灰色,回到家一头栽倒在床,和父母说,我再也不想进监狱了,我有错,我不就用左手打了他三耳光吗,但也不能动不动就进监狱呀!我死也不进了,如果不行,我就跳楼可怜父母心,两位老人打碎了牙往肚里咽,凑了三万元,到洛龙检察院、洛龙法院求情,作为共产党员的父亲,韩福良刚强了一辈子,自豪了一辈子,从不求人,从不折腰,标标准准的革命硬汉形象,为了儿子,这么热的天,这么长的路,跑了多少次,流了多少汗,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泪,听了多少训斥,看了多少白眼,受尽了尴尬、委屈、羞辱,被这些官老爷玩弄于股掌,讨价还价,一会儿5万,一会儿5万5,一切标准,皆以郭清亭满意不满意,抛弃了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重证据,轻口供;疑罪从无,保护公民权益不受侵犯的法制原则 2009年7月20日洛龙法院再次开庭,洛龙检察院以武汉同济大学的退卷说明作为新证据,再次起诉,但是,在事实面前不得不撤回石秀荣关键证据(称其看到韩卫宾揪住郭清亭头发向身后的青石墙上撞击数下) 再看看辩护词 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对于郭清亭重伤一案到底与十天前和被告人发生的冲突有无因果关系,作为委托代理人,发表一下辩护意见: 一、 公诉人提供的撞头证据之间相互矛盾 1. 目击证人中支持撞头与否定撞头的比例为2﹕4 冲突现场目击证人共有6人,其中只有2人(韩福堂、石秀荣)称被告揪住原告头发向身后的青石墙上撞击数下,其余4人(宋巧玲、彭伟、杜丙善、王全)均未见有撞头 2. 撞头的证词明显存在假证嫌疑 韩福堂证词中称“2007年5月1日下午有一个31岁左右的小伙子,同时还有二个21岁左右的小伙子” 注:韩福堂,男,80岁的一个老年人,对陌生人的判断力有这么准确吗是谁授意、谁指示,其真实性值得怀疑 石秀荣证词中称“我在我家楼下站着,见1单元门口围了好多人,我看见郭清亭坐在地上,有个30岁左右的男子抓住郭清亭的头发往墙上撞了三、四下” 注:石秀荣家在3单元,与冲突发生地距离大约50米左右,又围了好多人,在狭窄的过道中能看见吗(楼前面有一道斜墙)该证词不具有真实性,不应采纳 3. 公诉人亲自采集的证词已经证实韩福堂、石秀荣做假证 公诉人为了确定是否有撞头这一关键事实,采集了韩福堂、石秀荣的证词,二人均称是为了帮原告的忙而撒谎,在当地派出所有关人员授意下做的伪证、假证,并在本次开庭撤销了石秀荣的证词,现在支持撞头与否定撞头的比例已经成为1﹕5,而韩福堂于案发后不久,患病死亡,已经成为孤证、死证到目前为止,支持撞头的证据为零,彻底否定了撞头这一关键事实 二、 原告脑出血是自身再次受伤所致 1. 再次受伤的铁证 郭清亭住院病案首页中(河南科技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病案号200700308)的入院诊断为左侧额颞部皮层挫伤和左侧额颞硬膜下血肿,其中“左侧额颞部皮层挫伤”这一明显外伤为郭清亭再次受伤的铁证 在整个案件中(2007年5月1日至2007年5月9日)所有证据及证词中,从来没有提及这一明显严重外伤,没有就诊、包扎过程,没有证言证词,原告也自述“我当天被打后想着没啥事,当时也喝了不少酒,不知道疼,这是内伤,后来头开始疼,”( 5月13日郭清亭笔录材料P22),“韩卫宾抓住我的头发朝墙上猛撞,当时没有流血”( 6月11日郭清亭笔录材料P26),并且于“9号头疼厉害,10号去龙门煤矿医院看病”(5月13日郭清亭报案材料P29) 在洛阳市公安局龙门派出所证明中“2007年5月1日18时许,龙门郜庄村的韩卫宾带人在郭清亭家门口将其头部致伤,无明显外伤,但该部被致伤后,一直头疼不止,于2007年5月9日才到龙矿医院外科医生网永才出就诊”(2008年元月7日出具的证明材料),也证明原、被告之间的冲突没有造成任何外伤,所以河南科技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病历中的左侧额颞部皮层外伤为原告再次受伤的铁证 2. 再次受伤的部位与冲突发生不一致 郭清亭的多份证言及报案中(5月13日报案材料P29)称:被告揪住其头发向身后的青石墙上撞击数下,那么原告受伤的部位应该为头颅的枕部 6个证人(韩福堂、石秀荣、宋巧玲、彭伟、杜丙善、王全)的证词中一致证明郭清亭背靠墙坐在地上,那么出血、外伤的部位应该为头颅的枕部 然而其住院病案首页中的诊断为左侧额颞部皮层挫伤和左侧额颞硬膜下血肿,与两人冲突发生的情况明显不一致,证明其左侧额颞部皮层挫伤和左侧额颞硬膜下血肿为后一次受伤所致 三、 原告患脑瘤及手术证据 1. 在原告郭清亭的左侧额颞部有一个明显的陈旧手术切口瘢痕 2. 洛阳陇平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书中,左侧额颞顶部有两处长度分别为18.0厘米、9.0厘米的瘢痕 3. 洛阳市龙门山泉啤酒厂职工陈会军、任云龙,龙门郜庄村周朝社、韩书勤均证明原告做过脑瘤手术,并且有头疼后遗症 四、 原告酗酒的恶习 在所有的证言证词中有多达十余处提到郭清亭喝酒、醉酒的证言 1. 洛阳市龙门山泉啤酒厂职工陈会军证词“我们都在厂拉空瓶,逐渐熟起来,经常喝酒” 2. 香山餐厅服务员贾润娥(5月1日至5月7日香山餐厅打工)证词“因为餐馆有很多零酒,郭胖子也不断和别人在一起喝酒” 3. 韩福堂证词:“郭当时醉着,一出门就坐在地下了” (询问笔录P36) 4. 杜丙善证词:“郭像是喝多了酒,我见没啥事,就又在屋里坐下了” (询问笔录P57) 5. 郭清亭自述:“2006年阴历10月28日郭清亭过生日,在家一起喝酒”( 5月13日郭清亭报案材料P29) 6. 郭清亭自述:“2007年5月1日18时许,我刚和几个朋友喝完酒,并送走朋友后,我接了韩卫宾电话”( 5月13日郭清亭笔录材料P21) 7. 郭清亭自述:“我当天被打后想着没啥事,当时也喝了不少酒,不知道疼,这是内伤,后来头开始疼,”( 5月13日郭清亭笔录材料P22) 8. 王雪珍证词“2007年5月9日晚上出去卖东西,路过香山饭店门口,看见老江、饭店打工他老头、郭胖子、还有两个人不认识坐在桌子边,桌子上摆着菜、酒,我去哪把啤酒到1杯让青喝了,我两就走了” 五、 原告六级伤残的鉴定缺乏真实性 2008年1月7日洛阳陇平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书中描述:被鉴定人语齿不清,呈不完全性运动失语,左侧额颞顶部有两处长度分别为18.0厘米、9.0厘米的瘢痕,左侧上下肢肌力及肌张力正常,右侧肢体肌瘫,肌力4级,肌张力高,双手震颤,以右手为重鉴定结论伤残等级为六级 郭清亭于2007年6月8日住院病历中(河南科技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病案号200703467)检查结果为:睁眼反应4分(满分),语言反应5分(满分),肢体运动自如,动作反应6分(满分),四肢肌力均为5级(满分),反射活动均正常 难道郭清亭由6月8日到1月7日术后恢复过程中不是逐渐好转,而是再次脑瘤发作了 现在最担心的是洛龙法院,为了维护上一次判决的结果,不以事实为依据,进行恶意判刑抓捕,(他们自称,自己也当不了家,如果推翻第一次结论,等于承认判错,法院要承担很大的后果) 所以,公安局、检察院、法院三家成了一条战壕中的战友,一条绳上的蚂蚱,利益纠葛,不分你我 可怜百姓,就是冤死、屈死,要想出头,要想让公检法改判,要想让政法委认错,比登天还难 百姓成了玩物,法律成了游戏! [s:103] [s:103] 地痞是这样练成地 一个人有权有势、难道就能颠倒黑白吗明显的冤案不能一错再错了,不能拿法律当儿戏,那劳动人民当自己关系的垫脚石官官相护何时了 看完全部帖子,已压一不住内心的气分,洛龙区的执法部门怎莫能这样如此办案,简直是太官聊了,严查个别人的徇私舞弊,严城 一个人有权有势、难道就能颠倒黑白吗明显的冤案不能一错再错了,不能拿法律当儿戏,那劳动人民当自己关系的垫脚石官官相护何时了 无知、可笑的游戏 看 武汉同济的鉴定结果 “被鉴定人外伤较轻,不能明确为脑出血的直接原因,硬膜下脑出血由两种原因可以造成:自发性脑疾病或外伤,需要做进一步检查,如磁敏感序列核磁共振,DSA,MRI等,反复向被鉴定人说明这些检查具有安全性、可靠性,多次打电话给鉴定人说明情况,如果拒绝做检查,自己要承担后果,但是,被鉴定人拒绝做进一步检查,因此我们不能认定脑出血和外伤的因果关系,给予退卷 ” 要么是执法者无知,要么是执法者恶意陷害,不仅仅是人情案那么简单,是设计好,有预谋,有步骤的执行, 把脑出血鉴定为重伤, 太阴险了!而检察院、法院也配合的太好了,是无知,还是搭档 [s:103] [s:103] [s:103] 作为一个知情人我不知道改怎么评价现在的法律部门作为法律工作者竟然如此拿法律当儿戏,真是国法不容 郭清亭的表姐孙红霞是当地检查院批捕科的工作人员,她和检察长杨建钟洛龙区政法委书记王会民的关系不一般 为了她表弟的事她使尽手段视法律如一团废纸,这是多么可怕的行为假如我们的检查官都和他们一样可想而知 在此,我奉劝那些执法犯法人们不要再执迷不悟了赶快收手吧免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史上最牛的法律游戏专家 韩卫宾一直强调不要揭露的太直白,因为他怕遭报复,他心里有太多的阴影,太多的冤屈,他已经失去任何一丁点的抵抗能力,他已经被彻底摧垮了 但是,做为旁观者,实在忍无可忍,还是把真相揭露出来,看看这些法律游戏专家得嘴脸 “韩卫宾,你能斗得过法律吗你能斗得过国家机器码不信你试一试,现在起诉你,审判后肯定抓你,中院即使发回重审,我有权力再起诉,再抓你,看谁能斗过谁!你一天也不得安省,识时务者,破财消灾,否则,我按法律程序整你,谁也管不着” 天呀!这就是法律这是官老爷的游戏! 我非常纳闷,这国家机器是谁的,是为谁服务的难道老百姓是国家机器的敌人?是国家机器专制的对象 另外,你是谁呀国家机器怎成了你家的工具不成成为你家豢养的家犬了为所欲为,欺压百姓! 要知道,国家是人民的国家,国家机器是保护人民利益的保障,相信永远不会成为欺压大众百姓的工具 拿法律当游戏,早晚要砸自己的脚!拿百姓当玩物,早晚要玩掉自己的命! 很难相信这样离奇的冤案会发生在法治社会的今天!强烈呼吁青天大老爷站出来主持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