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老大”洛阳何以疯狂横行十年?请求打掉保护伞。

 作者:蒙嗲     |      日期:2019-04-28 13:10:03
“宋彦庆”何以疯狂横行十年?请求打掉保护伞  ■专题引言 黑老大宋彦庆从上世纪90年代初期就开始通过组织盗掘古墓,走私文物起家狂赚资产上亿元  2002年末,一封海外来信令洛阳地下文物盗卖猖獗的现象进入国家公安部视野经有关负责人批示,公安部刑侦局召集河南、广东两省公安厅负责人召开专门会议,要求查清洛阳经广东直通境外的文物盗掘、倒卖网络就此,部督“12·10”专案组在河南洛阳展开调查行动   2004年7月,被洛阳警方指控为洛阳黑老大文物倒卖集团首要人物的宋彦庆,以倒卖文物及非法拘禁两项罪名,被判处徒刑5年半不到两个月之后,宋保外就医此时,宋彦庆之兄宋彦彬,专案组认定的文物集团另一头目,至今负案在逃   洛阳警方一度认定黑老大宋彦庆、宋彦彬兄弟团伙涉及203人,涉嫌各种罪案161起,但经检方批捕者仅27人,法院判决12人   记者调查发现,有关警方打击盗掘古墓葬及倒卖走私文物行为,取证难成为一种普遍现象因为地下文物一旦进入市场,非法盗掘的痕迹就在一次又一次的转手中不断洗刷对于警方而言,人赃俱获的机会微乎其微      河南洛阳,九朝故都城北邙山一脉,绵亘190余公里,土厚水低,宜于殡葬   古谚云:“生在苏杭,死葬北邙”,此地为历代帝王显贵埋骨之所,所谓“邙山无卧牛之地”,正是指陵墓密集的程度   2002年底,一封海外商人反映洛阳盗掘古墓、走私倒卖文物犯罪猖獗的举报信引起公安部重视时任公安部副部长白景富作出批示,当年12月10日,公安部刑侦局召集河南、广东两省公安厅负责人召开专门会议,要求查清洛阳经广东直通境外的文物盗掘、倒卖网络此为部督“12·10”专案   河南省公安厅随即成立专案组,洛阳市公安局具体负责案件的侦破 “黑老大宋彦庆”何以疯狂横行十年  2004年9月,被洛阳警方专案组指控为洛阳黑老大文物倒卖集团首要人物的宋彦庆保外就医,时距其案件判决不足两个月判决中,宋以倒卖文物及非法拘禁两项罪名,被判处徒刑5年半 宋彦庆之兄宋彦彬,专案组认定的文物集团另一头目,至今负案在逃洛阳警方一度认定宋彦庆、宋彦彬兄弟团伙涉及203人,涉嫌各种罪案161起,但经检方批捕者仅27人,法院判决12人而“12·10”专案组此前遭遇种种阻力,工作已陷停滞   2004年8月及12月,记者两下洛阳调查,与专案组警员及盗墓者、文物贩卖者家属均有接触,案件疑云重重至今尚不明朗,但已可窥见现行文物体制下,警方打击盗墓行动之艰难,而文物盗卖链条所形成的巨大利益,更足以令操纵者掌握与强力机构相博弈的力量   盗洞遍布田野   2004年8月1日,洛阳市北郊洛龙区商屯村,距离著名的龙门石窟不过两三公里   走进村北的玉米地,不时可见直径约40厘米的圆洞,这些洞有的已被泥土淤埋,有的则洞壁光滑,四周堆着新翻出的黄土,深浅大约四五米   “这就是盗洞”洛阳市第二文物工作队队长朱亮介绍说,750平方公里的邙山地区,古墓总量足有几十万座,而此地的一些农民,长年累月地挖掘着盗洞   朱亮说,盗墓者通过洛阳铲来分析地下的土层变化,以辨别是否有古墓然后,用两种办法挖洞,一是系一小包炸药放入洞内,引爆后便可将土层挤到周围,形成可容一人上下的洞穴,二是直接挖出一细洞,然后由身材矮小、瘦弱者下入洞中盗取墓葬品   警方随后查明,上述两张在商屯村村北田野中曾盗掘数座古墓其中,张利杰被拘前一个月,曾从一处唐代墓葬中大有斩获,所盗文物包括两件黄白釉骆驼、两件黄白釉骑马俑、两件白釉马,还有一件三彩武士俑、一件三彩文官俑以及四五件小俑   此为“12·10”专案组首次发动大规模抓捕行动洛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证实,当晚在商屯村虽抓获张利杰、张彦森两人,但该村被警方列入盗墓嫌犯名单者不下10人,至少七八人在逃   此时的“12·10”专案组,由当时的河南省公安厅厅长张程锋任组长,相关副厅长和刑警总队队长等负责人组成专案领导小组,时任洛阳市公安局局长张太学具体负责查办案件,洛阳市公安局从各县市公安部门抽调精干力量组成了调查组   2003年1月份的专项抓捕行动中,警方认定的主要嫌犯宋彦庆落网,此外抓获几十名涉嫌盗墓、倒卖文物的犯罪嫌疑人、缴获各类文物150565件,其中三级以上的文物68144件,查封冻结主要犯罪嫌疑人赃款赃物、房产有价证券等11700余万元   盗卖四级网络   “12·10”专案组当时认定,以黑老大宋彦庆、宋彦彬兄弟为首的盗掘古墓葬文物犯罪集团,形成了四级体系的盗卖网络    按专案组的看法,这些农民是被“黑老大宋彦庆”组织起来盗墓的,   “黑老大宋彦庆”、宋彦彬兄弟构成了盗卖网络按一份官方材料的说法,宋氏集团控制了洛阳地下文物垄断了洛阳走私倒卖文物的黑市专案组警员从两个方面提供了事实以证明宋氏兄弟在洛阳走私文物黑市上的垄断地位   1997年秋,文物贩子马好强在洛阳白马寺董村收购了一口北魏时期的石棺,上有龙和弓箭图案浮雕,“黑老大宋彦庆听说后带领何建康等10余人持五连发猎枪、驾车前往,马好强见状,表示退出,宋彦庆当时没有带钱,又逼马好强垫付24万元将石棺买走   2001年8月,广东文物贩子“阿明”在洛阳花15万元购买了6件文物三彩马上人,带回广州卖了两件后,当其他买家得知文物不是出自宋氏兄弟,均不敢再购买此文物,后阿明将其余4件文物拿回洛阳,通过宋氏兄弟的“下线”卖出   与宋氏兄弟形成稳定交易关系的广东文物贩子,被认为是盗卖网络的第四层这一层面的人物,直接把持文物走私出境通道   专案组警员证实,宋彦庆强行收购的北魏石棺,就是通过郑州一名文物贩子“小安”以524万元的价钱卖给了澳门买主李某,李以1000万元又卖给台湾的王某,致使该文物流失国外,至今下落不明   根据山西省公安厅提供的材料,每年大概有10万件以上的非法出土文物先从全国各地汇集到河南洛阳“黑老大宋彦庆、再从这些地方通过铁路输往广州、深圳、福建等地,最后经过海路和航空货运抵达香港和台湾   有证据显示黑老大宋彦庆”,宋氏兄弟在洛阳垄断盗掘古墓,走私文物的同时,还将“业务”范围扩大到山西长治、晋城和陕西西安等地   宋氏“两红两黑”   宋彦庆、宋彦彬两兄弟的垄断地位如何形成   “12·10”专案组的审讯口供显示,一些文物贩子必须通过“黑老大宋彦庆”宋氏两兄弟进行交易,否则很难逃过公安机关的处理专案人员还发现,在洛阳从事走私文物倒卖文物活动者,大都受过公安机关不同程度的处理,但宋氏两兄弟却是个例外另一种情况是,宋氏两兄弟的手下被公安机关抓住,也常常“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在洛阳民间,人们对宋氏兄弟“两红两黑”的特殊背景格外关注宋彦庆在家排行第三,宋彦彬是其大哥而家里的另两个亲生兄弟均为洛阳当地警员   老二宋彦海现任洛阳市孟津县公安局局长,老四宋彦红,为洛阳市刑警支队民警,  据宋彦海、宋彦红本人透露,“12·10”专案发动抓捕行动,2003年1月13日晚,专案组发动的首次抓捕行动中,宋氏两兄弟均未落网 宋彦海、宋彦红通风报信.    1月28日,宋彦庆被抓捕落网   按“12·10”专案组提供的说法,宋彦彬、宋彦庆从上世纪90年代初期就开始从事倒卖文物活动,并因此起家   但宋彦海、宋彦红均表示,只知道两个兄弟倒卖文物.  宋彦海、宋彦红两人认自己充当兄弟的保护伞宋彦红认为,波及了他的岳父据介绍,宋彦红岳父潘汉平,原任洛阳市主管组织的市委副书记,现任洛阳市政协主席     另据洛阳市刑警支队人士指出,1998年10月,宋彦庆通过孟津县文物贩子黄俊民以60万元的价格卖给广州陈钧圣两件一道釉野马,事发后,黄俊民和陈钧圣两人均被曲某所领导的刑警支队缉私大队(第四大队)作了处理,而获得绝大多数赃款的宋彦庆却没有受到任何处理     另据“12·10”专案组调查,1999年4月,湖北省钟祥市“娘娘坟”被毁,52件珍贵文物被盗,洛阳文物贩子蔡武堂涉嫌倒卖了其中46件   不均衡的打击力   但至少从案件判决的情况看,已很难用“从事文物买卖又不构成犯罪”来概括宋彦庆、宋彦彬兄弟的行为宋彦彬既已逃亡,宋彦庆被焦作市人民检察院指控的7起倒卖文物罪行,随后在法院判决中均被认定   对于宋彦庆5年半的量刑,焦作市检察院公诉科一位人士认为“距离当初想象的判决结果相差很大”,而作为查案方的洛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人员则直言判决太轻   根据我国刑法有关规定,以牟利为目的,倒卖国家禁止经营的文物,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对盗墓的量刑则重得多,为三年以上直至死刑而对于走私国家禁止出口的文物,量刑为5年以上有期徒刑,上不封顶比照洛阳上述文物案相关判决,盗墓农民与文物贩子的刑罚和非法获利并不对称   宋彦庆仅北魏石棺一单已非法获利500万元,其余各宗认定倒卖文物罪行,获利均在数万、数十万元不等而其量刑为五年半(含非法拘禁罪并罚一年),罚金10万元  “黑老大宋彦庆”1998年春节,洛阳市郊唐太子墓恭陵被炸药炸开,这被认为是继军阀孙殿英盗挖清东陵之后最触目惊心的盗墓大案,而盗墓农民事先就得到了香港、澳门不法商人的“订单”,不到一个月,盗挖的文物出现在香港拍卖市场上   警方取证之难   据媒体报道,近年来全国发生盗挖古墓案件10万余起,被毁古墓20余万座“12·10”专案组成员的亲身体会是,查处文物盗卖案件,取证难是最大的障碍    宋彦庆、盗卖的文物早已流失境外两份判决书的另一个共同点在于,警方在宋彦庆、海干民两人家中均查获大量文物,其中宋彦庆家中搜出白陶牛车等三级文物1892件,青花瓷瓶等一般文物451件但焦作市中级法院认为,对于该部分文物,没有证据表明其有主观牟利的目的,不能认定其收藏文物的行为即构成倒卖文物罪    这个纵横文化城坐落于黄金地段洛阳青少年宫旁边,四层大楼占地约2000多平方米,一楼经营茶社,二楼经营桑拿按摩美容沐足等服务项目,三楼曾是当地第二大文物交易市场   在“12·10”专案组调查人员看来,“黑老大宋彦庆”宋氏兄弟正是利用这个文物交易市场来“洗白”非法盗取的地下文物,因为根据口供,许多非法文物交易就是在这个市场中完成     根据嫌犯口供,“12·10”专案组一度认定“黑老大宋彦庆”宋氏集团成员涉及盗掘古墓、倒卖文物案件1149起,涉及文物达51116件,交易额达31363.3万元但相关指控与法院最终认定的事实显然有较大差距   “种了一棵大树,摘了一颗小果”洛阳市公安局法制处政委张建军认为   宋彦庆的二哥洛阳市孟津县公安局局长宋彦海则称,参与盗掘古墓葬及倒卖走私文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宋彦庆在判决判决不足两个月后迅速保外就医,疯狂横行十年亦与此有关. 专案组突然被拆散 公安部督办文物大案搁浅6年 2009-10-21 05:58:59 来源: 华商网-华商报  手机看新闻 华商报10月21日报道 7年前,公安部刑侦局密召河南、广东公安厅领导进京,下令彻查洛阳日益猖獗的文物犯罪河南省公安厅成立专案组,洛阳市公安局长及刑警支队的部分领导成为专案调查的核心力量 一年后,正当专案组查实一个以洛阳宋氏兄弟为首的犯罪团伙时,抓捕行动却遭“通风报信”首犯漏网,公安局长哭了,而这仅仅是一场暴风的开始不久,大部分专案骨干因为涉嫌“小金库”被纪检部门调查,专案侦查力量就此解散,尚待深挖的文物大案从此成为积案无人问津…… 2009年7月以来的近3个月中,这则屡遭屏蔽的网上帖子,一直在努力寻求属于自己的生存空间直到10月以后,帖子几经更换标题,才暂时在一些相对冷清的论坛版块里获得保留 它的数千言帖文所陈述事实,可摘要表述如下: 2002年,公安部督令彻查河南洛阳通过广东向港、澳、台及东南亚地区走私倒卖文物的特大犯罪集团洛阳市公安局受命后,由时任公安局长张太学亲自挂帅,成立专案组     然而,正当调查锁定一个涉及200余人的特大涉黑盗挖、倒卖文物犯罪团伙,以及部分“保护伞”线索之际,一场矛头直指专案组领导和骨干的“打击报复”行动随即铺天盖地展开结果,张太学等一批专案核心人员被悉数调离洛阳市公安局,这起洛阳建国以来唯一由公安部督办的专案从此陷入瘫痪,搁浅至今这耸人听闻的网帖背后,到底隐藏了些什么 1 办案 公安部督办洛阳文物大案     发生在帝都洛阳的文物犯罪活动,一度甚嚣尘上从当时官方公开的信息看,对于洛阳文物犯罪案的查办,起因于公安部收到一封匿名的“海外华侨”密信这封信笺提供了部分洛阳文物犯罪的线索      而事实上,此时的洛阳古墓盗掘和文物犯罪已近疯狂一个现象是,散见于这段时间媒体对于洛阳古墓盗掘的报道中,“十墓九空”一词被反复用到      2002年12月10日,公安部刑侦局密召河南、广东两省公安厅的领导进京,随即下令两地侦查部门迅速组织侦办力量,彻底查清河南洛阳经由广东向港、澳、台及东南亚地区走私倒卖文物的特大犯罪团伙此次专案,以“12·10”命名      河南方面办案任务的执行,实际落在了洛阳市公安局头上以时任公安局长张太学领头、一个由百余人组成的办案队伍全部扑到案件调查上来其中,除市局刑警支队为主要力量外,多数是从各分县局临时抽调的一、二把手洛阳市公安局的计划是,把案件的侦破列为2003年度全局工作重中之重2003年初,一番紧锣密鼓的调查,使得案情日益明朗,警方初步掌握的涉案人员已达200余名,案件涉及陕西、山西、洛阳、广东、上海、港澳等地      记者日前拿到一份出自当时专案领导的汇报材料在这份材料中,警方认定:“12·10”犯罪集团在形成过程中,每个成员由于各自不同的角色,确定了在团伙中的不同地位,并由此固定为4个不同的组织层次 “第一层以洛阳郊区、孟津、偃师的部分农民为主要成员他们在乡镇田野大肆盗掘古墓葬” “第二层以识文物、懂交易的倒卖文物犯罪人员为主要成员他们有相对固定的下线,组织盗掘古墓或负责收集‘圈外’盗掘古墓葬犯罪人员手中的文物” “第三层是集团首犯宋彦庆、宋彦彬兄弟他们为第二层人员提供活动经费,疏通文物通道,建立固定的文物倒卖体系,组织倒卖文物犯罪活动” “第四层以广东文物贩子为主要成员,他们与宋氏兄弟形成较为固定的文物‘生意’关系,同时与境外走私犯罪分子联系,进行文物走私,致使大量文物流失海外”      2003年1月13日晚,洛阳市公安局在全市范围内发起针对案犯的大规模抓捕行动随后又在广东、浙江、湖北等省警方配合下,在全国范围内持续追查当年一年,专案组抓捕涉案犯罪嫌疑人91名,其中重要涉案犯罪嫌疑人43人     通过到案人员交代及证据固定,专案组掌握了该团伙犯罪案件161起,缴获各类文物565件,其中三级以上文物144件,查冻主要涉案疑犯赃款赃物、房产及有价证券等,价值700余万元 截至2004年初,检察机关批准逮捕涉案人员27人(另案处理已判决11人),经劳动教养部门批准劳教16人 2 意外      失意的洛阳文物专案警察      洛阳文物大案办到这个程度,可谓战功赫赫,当时国内许多媒体也对案件进展给予密切关注然而,异动在此时出现了 一位曾经关注过该案的河南地方媒体记者回忆,正当他们把视线移向案件纵深进展时,“一夜之间,包括洛阳市公安局局长在内的专案骨干‘翻把’了”实际情况是,2004年3月前后,河南省纪委突查洛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小金库”几天之后,支队财务、会计、秘书科科长均被“双规”4月,支队政工科长张建岳被“双规”      秘书科长尤益民当时负责文物一案的全部案卷和材料,张建岳此前任支队大案大队队长,时任文物案的主办侦查员这些人都属于专案组的骨干力量刑警支队的“小金库”经查实,其掀起的波澜,似乎仅限于随后展开的一轮人事调整      关于“小金库”问题,记者拿到一份来自专案人员一方的说明情况材料,材料说:“实事求是地讲,刑警支队在财务管理上存在一些问题,当时刑警支队每年需要经费250万,但财政拨款每年只有40万元左右经争取,市局给予支队‘返还罚没款40%’的政策;同时,经市领导和局领导协调,支队和烟草局、电业局联合成立办案中队,每年由两部门各提供50万元的办案经费;和交警部门开展防盗抢业务,每年收入90万元” “以上经费的来源和用途是经市领导协调,市公安局领导同意,刑警支队党委集体研究,并建立了严格的管理制度,每年都经审计、财务部门审计      受“小金库”问题影响,2004年5月前后,直接管理账目的工作人员,如会计、出纳受到相应处罚、处分尤益民调出支队,进入巡警支队任职副大队长张建岳调出市局,调任公安分局副局长      将近6月,洛阳市公安局局长张太学突然接到调令,转任河南省人防办副主任(副厅级)当年年底,洛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刑警支队支队长李小选调出公安系统,进入市委政法委,任副县级调研员此一轮人事调整之后,文物案再无音讯,并很快淡出公众视线相反,在洛阳,坊间议论的热点,已由案件本身转移到人事调整的蜚短流长上来       经证实的一个说法是,张建岳被“双规”时,滞留在洛阳金城宾馆由于有多年刑侦经验,他在一个中午顺利“出逃”出来之后,与“拒不接受纪委调查”的李小选汇合,辗转赴京,到公安部等有关部门说明案情,并“汇报”“小金库”的来源及使用情况 另一则确凿消息是,张太学接到调令十分意外,因听到“人防工作需要他”的传言,他曾专门反问有关组织,“为什么公安工作就不需要我呢”      事实上,张太学是一名从基层警察一路干上来的老公安记者搜集相关报道显示,在他多年的警察生涯中,曾在全国或地方公安系统创出7个第一,其中,他在1999年1月第一个在洛阳提出“打黑除恶”这一名词,成为家喻户晓的“打黑局长”      记者在过去的一月中,通过各种渠道联系到包括张太学、李小选在内的一批原文物专案警察接触过的十余人中,一些人以“听不得文物案”为说辞婉拒采访一些关键人物甚至表示,经过人事调整,多年来深陷失意情绪中,已经记不起案件细节 3 隐情      有关官员违纪的绝密供词      那么,网帖为什么坚持称专案人员被调离是受到打击报复呢文物专案和突然调离之间,会有什么样的内在联系      随着采访推进,另一些位居关键位置的原专案人员主动找到记者,撕开这场轰轰烈烈文物案背后另一番不为人知的景象      2003年1月13日晚的大抓捕,本来是一次绝密行动行动之前,全洛阳市只有书记、市长、公安局长等不超过5个人知道行动指挥机构特意设在市郊邙山一个部队招待所“行动之前才通知各分县局一、二把手开会,人到齐了还不知道要开啥会”一位原专案成员在今年9月20日告诉记者,直到当晚正式行动的时候,各人才领到自己的任务,“要抓的是哪一位,人现在哪个地方,都给大家说得清清楚楚”       然而,行动进行到翌日凌晨,抓捕信息陆续反馈回来后,张太学黯然回家“他哭了,重要的人都没抓到,有人通风报信” 当晚,列为抓捕首要对象的宋氏兄弟漏网约10天后,重新抓捕宋彦庆归案时,专案组通过一系列调查才发现,宋氏兄弟在闻风逃跑时,其同车逃犯何健康竟与局里缉私大队一位领导频繁通话而在此之前,宋氏兄弟还多次与这位领导一同出境      此后,一些案犯在接受审问时,也交代了与该领导的接触认识过程,进一步的举报甚至牵扯到当时河南纪检系统一名重量级官员记者日前走访了解到,文物案之前,这名缉私队领导和纪检官员过从甚密      由于部分专案人员认定他们的突然调离是受到打击报复,且与上述两位官员有直接关系,所以在调离前后,为防止这些线索遭遇意外,他们复制了部分案犯审讯笔录和有关资料日前,受访者已将这一系列资料向记者出示资料显示,案犯指宋氏兄弟的文物生意之所以在洛阳扎根多年,正是受到缉私大队这位领导的直接庇护一些文物犯因为是宋氏兄弟的人,在犯案后往往轻易逃脱打击,而不属于宋氏的文物犯罪团伙,在洛阳根本无法立足      关于纪检系统这名官员的检举,则涉及到生活作风、经济问题诸多方面从案犯叙述细节来看,其与该官员交往甚密,往往事无巨细,交代颇为周详 原专案人员估计,如果根据案犯交代的这些重要线索继续深挖,洛阳的文物案应该办得更加彻底,却没料到“小金库”被查后,专案人员纷纷被调出市公安局刑侦岗位,从此无权过问关于案件进展的任何情况 4 遗憾 6年来专案未能继续查办 “6年来,没有看到案件继续查办下去曾经锁定的个别疑犯,却堂而皇之走在大街上”一名原专案人员告诉记者,偶尔看见这些人,心里不是滋味,“觉得自己很冤”      这似乎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不过,专案人员也庆幸当初的“小金库”属于历史遗留的普遍问题,“如果个人被查出问题,恐怕现在都被送进监狱去了”       一部分专案人员讲,自专案组解散以来,他们就无数次向有关纪检、公安部门喊冤,一是要求文物案能够彻查到底,二是对于已经审问出来的官员违纪违法线索要查个结果,给个说法 据了解,张太学调离后,时任洛阳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周宗liang领导起了洛阳市公安局的工作,并在2004年6月正式兼任市公安局局长一职照理,洛阳文物案的后续调查,就应该由周宗liang来主持完成       现任洛阳市政xie主席的周宗良在今年10月14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接手公安局事务的时候,文物案已经处于事实上的停办状态,专案人员也都解散,“(专案人员)被查‘小金库’,有的被‘双规’,人都跑了、蹿了”      周宗良说,他到公安局之前根本不知道这个案子的任何情况,到公安局之后,才知道这么一起部督大案“公安部督办的案子,洛阳没办下去,他们来来回回跑风漏信,所以省公安厅自己办,省厅就协调让我们洛阳市公安局拿70万元”      周宗良记忆犹新的是,70万元是第二天就转给省厅的,当时省上的一些特别设备达不到办案要求,要进行安装改造,“最初说要100万,给了70万”       至此,连同这笔针对文物案设备改造的经费及全部卷宗,都交到河南省公安厅然而,移交之后,洛阳文物案便泥牛入海 6年后的今天,这起未了的专案成了有头无尾的积案潜逃的重要嫌疑人宋彦彬,其被通缉的信息至今仍显示在公安网上有北京媒体曾披露,宋彦庆在2004年7月被法院以涉嫌倒卖文物和非法拘禁两项罪名判处有期徒刑5年,其在服刑两个月后,即因病保外就医       今年10月16日,记者前往河南省公安厅采访,未获任何答复同日,记者前往河南省某单位,试图采访已经从纪检系统调至司法行政系统任重要职务的前述官员时,经与单位宣教处接触并联系其秘书后,说明采访意图,同样未获任何答复洛阳文物案本应公开的种种信息和真相,竟成迷障 (本文来源:华商报、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华商网 http://www.hsw.cn/ ) 1256380775020.jpg (66 KB, 下载次数: 10)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09-11-1 16:57 上传 1256381008921.jpg (77 KB, 下载次数: 8)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09-11-1 16:57 上传 早晚的事情,肯定要有人来处理, 孟建柱值得期待! 原帖由 路上影像 于 2009-11-1 17:54 发表 早晚的事情,肯定要有人来处理, 孟建柱值得期待! !!! [s:115]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