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光独乐园遗址何在

 作者:茹鳖     |      日期:2019-04-12 05:16:02
司马光独乐园遗址何在 许庆西 司马光是北宋时期重要的政治家、杰出的史学家和著名的文学家,祖籍山西夏县,1019年农历10月18日出生于河南光山县,他的一生和洛阳结下了不解之缘 天圣三至四年(1025—1026年),刘烨知河南府(治所洛阳),他深知司马池的为人,特辟知为司录参军事一年后,司马池迁为留守通判阙(知府副手)司马光随父亲生活在洛阳,7岁凛然如成人,砸缸救人年二十举进士,步入仕途,由地方官到京官,乃至宰相,他一生对人类的最大贡献莫过于编写《资治通鉴》全书正文294卷,加上目录和《考异》各30卷,共354卷,真可谓鸿篇巨著 《通鉴》自成书以来受到历代帝王、政治家、史学家的推崇和重视,在历史上一直享有很高的声誉,还被译成多种文字远播海外清代学者王鸣盛说:“此天地间不可无此书,亦学者不可不读之书”毛泽东主席说:“中国有两部大书,一曰《史记》,一曰《通鉴》,《通鉴》是一部难得的好书”这部书他一生读了17遍,他说:“每读一遍都收益匪浅” 熙宁四年(1071年),53岁的司马光来到洛阳,筑独乐园,居洛15载,呕心沥血编写《通鉴》他在进《资治通鉴》表云:“臣今骸骨癯瘁,目视昏近,齿牙无几,神识衰耗,目前所为,旋踵遗忘,臣之精力,尽于此书” 中国园林学会理事、洛阳市国际文化旅游名城建设攻坚战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王铎先生说:“独乐园理水组景构思巧妙,观赏花卉与药物种植结合,扎竹梢为屋,筑台起舍以借外景之美等,匠心独运,构思寓意寄托情怀,反映了宋代士人的忧患意识,这与他沉醉于编写《资治通鉴》的心境完全和谐一致” 独乐园是《资治通鉴》的摇篮,大名鼎鼎,可惜沧海桑田,这个名园在洛阳的什么地方,长期以来成为史学界的一个谜 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毛泽东主席把《通鉴》作为国礼赠送给日本首相次年,田中角荣访华来到洛阳,盼望到独乐园看一看,那时他不仅没有看到独乐园,就连独乐园的遗址也没有看到 揭开独乐园遗址之谜,修建司马光独乐园势在必行王铎先生说:“司马光独乐园这个文化旅游区的建设是洛阳市新建项目中的重中之重晚一天就是对历史延迟一天” 2000年11月20日,《洛阳日报》载:“新世纪古都新景呼之欲出”,在西区(洛河桥到外桥)重现司马光《独乐园记》的独乐园2004年6月30日,《洛阳广播电视报》载:“龙门大道的建设思路及文化特色”,在龙门大道附近,选择适当的地方修建司马光独乐园2006年春,《洛阳晚报》载:市园林局在老城区南关(九都路南边)修建司马光独乐园 千百年来,司马村人爱国家、爱家乡、咸尊司马光我刚上小学时,亲眼见到校院东边司家爷庙(温公祠)里的司马光塑像和几通石碑解放前,我父亲许来斌在我村教书听他说过,八国联军打开北京后,光绪皇帝从西安回北京路过洛阳时,给司家爷庙赠送过一块御匾村民相传,司马街古往今来没有姓司马的村民,学校东边是司马光花园 2001年,我从学校退休后,反复思考上述这些见闻,它们可能与独乐园遗址有关从此,我踏上了探求独乐园遗址之路访问中贾治林老人说:常顺喜家门口有一块碑《重修关帝庙并金粧神像碑记》碑载:“今洛域东南常安村(司马街村),乃司马温公独乐园故址也”历时一年多,在我村广大干部和群众的大力支持下,从地下挖掘出多通碑石,在省内外,收集了许多与独乐园遗址有关的珍贵资料 一、 宋诗 春日有怀仆射相公洛阳园 范祖禹                  阙塞当门外,伊流绕舍西                     松筠不改色,桃李自成蹊                     稚笋穿阶进,珍禽佛面栖                     公归卧林壑,好作钓璜溪 司马君实独乐园                                   苏轼 青山在屋上,流水在屋下 中有五亩园,花竹秀而野 花香袭杖履,竹色侵盏斝 樽酒乐余春,棋局消长夏 洛阳古多士,风俗犹尔雅 先生卧不出,冠盖倾洛社 虽云与众乐,中有独乐者 才全德不形,所贵知我寡 先生独何事,四海望陶冶 儿童诵君实,走卒知司马 持此欲安归,造物不我舍 名声逐吾辈,此病夭所赭 抚掌笑先生,年来效喑哑 二、碑碣 1、 明代天王庙(关帝庙)碑 碑阴:关王庙基址四至计长四十四步,阔二十一步,东至司马温公独乐园,西至江磊,南至官街,北至口艾社 2、 清康熙司马温公碑 独乐园位于万安山下,伊流经其北,渠流更易,祭台乃可见呼,隐嵩少王公之序、苏李之诗与记其皆有合呼 太守济南赵于京题    《洛阳县志》载:康熙45年赵于京作《河南府学记》苏李之诗与记:苏轼、苏辙兄弟两人均有独乐园诗李格非作《洛阳名园记》,其中有司马光独乐园 3、 雍正五年,洪恩寺重修大佛殿六祖殿碑记 “雒邑午方伊阙山色层峦叠翠,佛光万千,真中州之胜概也,迤东温公故墟有兜率宫殿” 4、雍正八年,重修关帝庙并金粧神像碑记 “今洛城东南常安村(今司马街村),乃司马温公独乐园故址也而壮缪夫子之庙实居其右,万安峙其南、伊水绕其北、西望龙门、东瞻嵩少 5、儒医薛老先生印庭宪字成法懿行碑 洛之万安峰下,迺有宋司马相故里,生其间者濡沐余泽类多隐君子 6、司马村集资建校纪念碑 校址原为村人合祀汉“寿亭侯”,宋“温国公”之庙宇 三、 光绪皇帝御赐匾 1901年10月6日,慈禧太后、光绪皇帝和王公大臣由西安回京路经洛阳,光绪帝赐温公祠匾额曰:“宏篇资治” 四、 洛阳县志 《洛阳县志》载:“考得宋司马温公独乐园遗址在洛阳城东南伊洛河间司马街村” 五、 司马庄司家爷庙洪恩寺 司马温公光忧乐系于万民,深受百姓爱戴史载:“及薨,京师之民,罢市往吊,鬻衣以祭奠,巷哭以送葬者盖千万数”“都中及四方皆画像以祀,饮食比祝”古建村一带人们悲痛万分,捐款捐物为司马光修司家爷庙(温公祠)建洪恩寺,古建村改名司马庄洛阳县志载:宋元祐三年(1088年)创建洪恩寺,在县东南三十里司马庄,庄内有司马温公祠春联曰:“瑞雪撒遍古建村,春风又绿司马庄” 六、洛阳古今谈 “今之司马庄,即温公独乐园故址,庄在城东南三十里,内有司马温公祠” 七、司马光花园 司马温公祠东边一块地方(东至董家祠堂、南至官街、北至楼院街北)村民们称这个地方为司马光花园内有千年古槐,两人难以合抱 八、司马温公家谱 伊川县司马沟司马温公家谱序云:“宋史载(司马光)功详述多端,一生诗绩著作指不胜屈,纂修资治纲鉴其万一之明证也,后独乐园改司马庄,建有专祠,春秋致祭配 九、 尊贤坊传说 司马村民代代相传,早年温公祠南面有个石碑坊,名曰“尊贤坊”,微风吹动,人们可以听到从尊贤坊上传来清脆悦耳的铃声 2003年司马村创办了司马光纪念馆,2004年出版了《司马光修史独乐园》一书,洛阳市文物局等有关单位的专家、学者、到纪念馆参观考证韩国国学振兴院汉文教育大邱讲院主任教授李甲圭率团参观后,欣然题词:“必读《通鉴》”、“平生精力尽于此书之语韩国人自幼时皆熟知”2007年7月,司马光独乐园遗址列入洛阳市文物保护单位《洛阳日报》载:近日,第40次政府常务会议依据市文物管理局的提请,该定公布了第三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179处,古遗址(75处)其中含偃师司马光独乐园遗址司马街村原属洛阳县,1955年撤销洛阳县,司马街村划归偃师县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