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于公开炮轰央视春晚的明星们

 作者:公阈     |      日期:2019-03-28 03:03:01
  本山大叔一语激起千层浪,公然宣称:“这段不要掐,你播我都不怕”看来演艺圈真是由买方市场变成了卖方市场,而其实,要论起炮轰央视,本山大叔并非第一人,只不过下场大多惨淡,甚至这一次,也有很多网友唯恐上了20年春晚的本山大叔“晚节不保”  陈佩斯   自从当年与央视下属的公司打起版权官司后,陈佩斯便再无缘央视春晚他曾多次在公开场合揭了春晚的短,对其种种现象进行炮轰对此,长春国贸并不认为是陈小二小气,只是当他已为局外人时,道出了些实情内幕2002年末,坐客某网站,在与网友聊天时,陈佩斯坦言:春晚已经变成了一个名利场,一个权钱交易的地方在参加春晚过程中,艺术家连人格都没有了后来,陈佩服斯还曾批露每次春晚中的笑声连连,观众真实的笑声是“托儿”笑出来的,“春晚的笑声都是假的每到春晚,央视都要专门雇一帮子人假笑,而那种假笑与观众发自内心的笑完全不同 朱时茂   2007年春节前夕,朱时茂曾公开表示,春晚太劳民伤财了同时他还表示了对春晚长期以来一家独大,独霸荧屏的不满“春晚长期以来一家独大,独霸荧屏省级电视台在除夕都纷纷避开让道应该允许竞争,才能更加百花齐放如果春晚因此收视下跌了,就说明节目有些问题,才能进一步找到原因壮大提高自己” 黄安   09年2月,黄安在接受采访时称,每年一度的春晚其实就是现代科举,借此一炮而红的艺人就像是中举的学子,十年寒窗无人问,一朝春晚天下闻其实许多艺人都具备成名的素质,只是没有机会出头而已,而春晚就是他们逆天改命的绝佳平台,所以艺人们才会削尖脑袋“赶考”春晚谈到春晚的主持人,黄安表示:为什么主持春晚的就只能是六个人,只有他们六个会主持吗,那是因为其他人没有机会主持这就是央视春晚 宋丹丹   靠春晚成名火起来的宋丹丹在放出"拒绝春晚的邀请,除非把我刑事拘留,否则绝不再上春晚"的豪言之后,09年果然在春晚舞台上消失了宋丹丹表示,春晚的确可以让演员一夜成名,但春晚却也是既折磨演员,又给演员开不了多少饷钱,压力巨大的舞台她曾坦言,自己是由衷地害怕去演春晚小品,“它不像唱歌节目,歌唱演员都是对口型的,早就录好了,到台上就摆个姿势但是小品不一样,三句话说完你本来应该有个包袱,但是场下却根本没有声音,你就没法演下去,光想怎么找个地缝钻进去,所以小品太可怕了”她甚至强烈要求春晚就应该录播,“为什么非要现场直播,不能连续录个三天,把我们状态最好的一场拿出来观众只要求节目好,干吗非得让我们受那么大罪” 姜昆   04年11月,姜昆到沈阳参加“首届东北三省幽默喜剧笑话广播电视大赛”总决赛做评委时,提到敏感的春节晚会,毫不讳言,指“春晚”是个便宜的“快餐店”对于春晚的审查标准,姜昆表示自己一直摸不透,接连搞了两年的相声都被毙了姜昆苦笑着说:“我觉得我的水平够了,可人家觉得我不够虽然想冲击春晚,但大家的标准不同,最后当然还是人家说了算”对于相声在春晚上的发展,姜昆总结说:“相声想在春晚求发展已经不太可能了,因为春晚对创作上的改变不太能接受春晚好比快餐店,你让快餐店卖海参是不太现实的 郭德纲   春晚的相声是团结、和谐的风格,这么多年春晚扼杀了相声演员的创作个性,伤害了积极性和自尊心我要说的相声春晚能播么学说了这么多年相声,全给春晚毁了 赵忠祥   08年11月,赵忠祥在坐客某网站时,对如今的央视春晚提出了批评赵忠祥认为,现在春晚的一大遗憾就是“只有欢乐,没有感动”他表示,载歌载舞的欢乐场面并不一定能让人们感到欢乐,除了欢乐,还该有一些对过去一年得失的总结,甚至带着一些遗憾的忧伤其次,他还认为,现在的春晚有点像自娱自乐,缺乏与观众的互动,“过去都是讲春节联欢晚会,现在都简化成‘春晚’了” 杨丽萍   著名舞蹈家杨丽萍曾公开表示,央视春晚没将舞蹈当正事她说:“央视春晚的编导一会儿要我设计一段竹子舞,一会儿要我设计一段松树舞,全是命题作业,我都不晓得如何完成记得几年前,我在央视表演的舞蹈《两棵树》,起先只给我两分钟,这么短的时间要表演舞蹈,我认为天才也难做到,后来经过多次协商,才放宽到四五分钟据我了解,《千手观音》舞蹈最先也只安排两三分钟,按其规定,观音的手臂还没打开,舞蹈就要结束了我参加过多次央视春节联欢晚会,觉得央视春晚导演低估了观众的欣赏水准,从来没将舞蹈当艺术,只是希望它成为晚会中的漂亮糖果,撒给观众” 李春波   李春波披露当年的参加春晚的内情时说:“1995年我应邀参加春晚,不过是有条件的,我要求独唱没想到后来他们无故取消了我的独唱,要求我参加联唱,我很排斥联唱由于双方都不让步,于是我就选择了一走了之”而谈到春晚本身,李春波言辞激烈地说:“至于春晚,我觉得他们该反省反省了自己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动不动就要封杀谁,这不是做事的方式” 崔健   央视春晚现在太垄断了,完全不给其他台留余地,我觉得所有台都应该有春节晚会,一起播,公平竞争而且,我要是央视春晚的导演就让大家全部真唱,假唱对不起观众 陈小奇   广东曾是内地流行音乐的大本营,但2005年春晚广东的歌手却全部无缘“春晚”,当时广东流行音乐学会的主席、著名音乐人陈小奇曾表示“‘春晚’好几年都没有广东歌手的节目了原因很简单———‘春晚’是在北京搞的嘛!”陈小奇说,其实广东流行乐坛前几年一直在向央视“春晚”推荐歌手和作品,可是从来得不到任何反响,“所以索性一个都不推荐了,反正推荐了也没用”陈小奇用“太黑了”来形容“春晚”,“说到底就是谁的‘底子硬’,谁就可以上,里面的背景太复杂了” 宋祖德   2006年初,一向口无遮拦的宋祖德在一次代言会上,对春晚及当年春晚的导演进行轮番炮轰,宋祖德先是批评春晚老态龙钟,又说导演郎昆江郎才尽,仅由于在该年的春晚中没有用李宇春才勉强打了个六十二分,如果不考虑这个因素,用他的话说,是不可能及格的 杨少华   杨少华父子曾凭借《父子贺岁》一路过关斩将,受到普遍好评,结果在春晚最后一次审查中意外落马,40多天的心血就这样被抹杀了对此,老艺术家杨少华深感无奈并对于春晚的审查制度表现出了不满:“这些事情都是咱们改变不了的,如今春节晚会已经钻进死胡同了,年年搞却年年观众不满意其实领导也愿意让老百姓开心,但是偏偏有个别人凭自己喜好指责这,指责那,至于我们自己,如果有机会还要去春节晚会,毕竟我们不是为了个别人活着,而是为老百姓活着,不敢忘记他们呀,那才是衣食父母没上春晚也没什么,顶多就是看的人少了,但总不至于没有吧” 李伯清   说到央视春晚历年来的选节目规矩,散打艺术家李伯清有些激动:“春晚缺乏给新人机会的眼光,更没有包容南方小品的胸怀,在一般情况下,明星一个节目不行可以换个继续上,北方小品可以多次修改,可南方小品就没有这样的待遇,连修改的机会都不给”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rofan9 咱是局外人,